据四川新闻妹客户端、企业家日报客户端11月24日文章,小区安装电梯,一楼的女子拒交费用被高层谩骂,女子说她用不着。高层觉得她太自私。

  一些老旧小区没有电梯,从前电梯贵,不是标配,现在楼层高了,经济发展了,电梯也便宜了,普及了。对于高层来说,安装电梯避免爬楼,有一些货物、家电、家具、重物需要搬运、托运也很方便。尤其一些老人、孩子体力不佳,有病痛的,有电梯当然方便,当然希望安装电梯。

  但是一楼,她可能觉得自己用不上。此前北京那边还有政府免费改造小区,安装电梯,一楼的表示反对。认为占用了自己面积、扰民啥的。只能说个体维权意识增强,考虑自己利益。在杭州那边有个业主买了房子,结果邻居呢,占用公摊面积,他家窗户一打开就是人家厨房,物业也是不管。

  只能说,现在的人,有的比较自私,只考虑自己利益,不考虑他人。小区现在很多都是不认识的人,不和以前什么部队大院、厂矿宿舍、事业企业单位的人住一起,都是公家修的房子,大家都认识,单位好管理。要么就是一些村子、村落聚集而居,大家都是亲戚、朋友,都认识。

  现在的小区,人口复杂,彼此不认识,老死不相往来。我一些同学、老师甚至同事都住小区,但是我几乎从来没遇到他们,只能说现在的人,有些就是回家门一关,老死不相往来。大城市生活节奏快,更是如此,大家上班,忙钱,忙工作,忙生意,忙事业,彼此不怎么交往。

  这样的人际关系冷漠,也造就了问题,诸如停车纠纷,高空抛物纠纷,还有这样的安装电梯的纠纷。

  物业属于民企,对于小区业主没什么约束力,收钱还要看小区业主心情,业主委员会也是民间组织,有的业主未必鸟。即便居委会,作为基层组织,似乎也比较弱化,所以基层治理,这些琐事、民生、市井的事,似乎鸡毛蒜皮,似乎也很难解决。靠楼长、栋长、业主委员会么?在中国从前的乡村里弄城市,存在乡绅、士绅,他们是读书人、知识分子或者有名望或者有家族势力,是耕读人家,依靠道德、礼法治理,依靠威望、名声调解矛盾,解决一些基层问题,成为政府和居民之间的桥梁纽带。

  在城市,小城市有国企、事业单位、党政机关的,和部落一样居住,彼此是同事,彼此有等级级别,关系比较好处理、解决。但是一些商业小区,成员复杂,有商人、工人、进城人员、公务员、外来人口,彼此互相不认识,不想不服从,很难管理和治理。

  业主委员会名义是最高机构,但是实际上对于每个业主不具备约束力,也没有什么权力,物业公司进场被换来换去,总有人不满意,或者不缴纳物业费,因为诉求没有被满足。城市社区如何管理和治理呢,一个大小区有几千人甚至上万人,相当于一个村或者乡了,其物业、停车、绿化、维护、治安、水电谁来牵头谁来治理呢,一些小区存在矛盾,存在问题,如何调解、调节呢?这是一个社会问题。

  对此有网友说,她住一层是用不着,电梯还有噪音、污染,遮挡光线。也有网友说,他们小区一楼、二楼不用交钱用得少。这种事情,看起来女子做得不对,没有公德心,按照传统,你要少数服从多数,但是具体到她是业主,她有自己诉求和想法,她不服从多数,强调自己权利。

  如果征求意见,要收钱,可能会有一半人不同意,如果闹得和英国脱欧一样,微弱多数人支持,结果就是博弈,来回折腾,所以安装电梯这事,可能有人愿意,有人不愿意,要是不出钱,同意的人多一点,出钱,同意的少一点。以前没有电梯,很多人也那么过了,爬楼梯还可以锻炼身体,当作运动。

  这事,你怎么看呢?笔者觉得,这种家务事,不愿意出钱的就不出,规定她以后不允许使用电梯,上电梯刷卡或者刷脸,没交钱的你就永远不使用,使用你就扫一扫给钱大家,不要现在说不出钱,到时安好了,自己又要每天用。或者这事,就投票、征求意见,看到底多少人愿意出钱,愿意安装,少数服从多数,如果执行不下去,那就一切照旧,继续不安装电梯完事,多少年没电梯,他们不也活得挺好!